退一步说

2020-06-16 18:41

总之,吃空饷是应该禁绝的权力走私的社会怪胎,而公务员个体即使存在家庭困难,也应该走“混同于普通群众”的透明路径。

正如一些官员需要到平价小吃店与百姓共同进餐以解决充饥问题一样,我希望更多的社会公共空间,有体制内官员的平等参与。比如,官员家庭困难,就应该公开申请低保求助,而不是在体制内偷偷摸摸另搞一套吃空饷式的把戏;官员住房困难(假定这是可能的情形),就应该通过公开透明的程序,参与经适房、廉租房的申请,而不是占用经适房用地,大建其“公务员小区”。

有网友反映,陕西省米脂县水资源管理办王某吃空饷十余年,同时还在县里的联通公司兼职,领着双份工资。昨日,记者从米脂县纪委了解到,王某已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其所在单位米脂县水资源管理办相关负责人的解释称,多年来,单位安排的工作,王某均能顺利完成,只是偶尔会提前下班。王某的妻子没有工作,全家靠王某一个人的收入维持生活,家庭情况困难,所以才有吃空饷的情形发生。(见6月2日《华商报》)

退一步说,也许王某全家靠他一个人的收入维持生活,家庭生活的确困难吧,但是,天下哪有因家庭困难吃空饷的道理呢?真正的社会困难群体又哪有吃空饷的呢?

比较新颖一点的理由是,王某妻子没有工作,全家靠他一个人的收入维持生活,家庭情况困难。可是家庭困难与吃空饷真的存在必然关联么?这些年,舆论曝出过不少的党员干部或者教师吃空饷的案例,家庭困难显然都不是首要原因,甚至于许多家庭在当时当地比较起来,都堪称先富起来的家庭。

这十余年王某是如何做到双岗双责双薪的?企业的考核应该是相对严格的,联通公司的工作想必是不那么好混的,工资更是不那么好拿的。真实的情形恐怕是王某在县水资源管理办基本无所事事,是不折不扣的吃空饷。类似的事情,此前在体制内并不少见,不信去查查那些吃空饷的少数党员干部,他们在例行的年度考核中有没有“工作不顺利完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