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且仍有发展潜力

2020-01-13 07:42

在此情况下,投资拉动就必然成为稳增长的重要手段。但从投资来源看,我市今年1—5月实际利用外资显著下降17.8%,而大幅增加政府投资虽然具有乘法效应,但却不可忽视它对私人投资的挤出作用。因此,大力吸引民间资本进入就理所当然成为启动投资的基本立足点,这无论是对我市经济当前的企稳回升,还是战略性的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都具有极为重要的推动作用。江门上半年民间投资199.31亿元,增速比全部投资高3.9个百分点,占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达55.1%,表明民间投资已经成为主力军,并且仍有发展潜力。

鼓励民间投资已经讲了好多年,国务院2010年13号文件(新36条)对进一步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作出了明确规定,最近又出台了具体的贯彻措施。扩大民间投资,首先必须清除制度障碍,降低门槛,拓宽投资领域和范围,特别要为民资进入垄断行业创造公平竞争、平等准入的市场环境。对涉及公共资源利用和财政等政策支持的经营性项目,要允许民间资本进入,通过公开招标等方式选择投资和经营主体。其次必须根据江门的实际谋划和推出一批好的投资项目,在引导民资投向现代服务业和高端制造业的同时,大力鼓励民资进入交通、城建、社会事业、环境保护、产业园区基础建设、保障性住房等有较好发展前景的领域。第三是必须让投资者有利可图,能够获得合理的投资回报,这无疑是吸引民资的核心问题。民间投资既可以实行独资、控股、参股,也可以采取bt(建设—移交)、bot(建设—经营—转让)或ppp(即公共部门与民营企业合作)等方式。对那些投资大、见效慢、收益差的项目,必须建立收益补偿机制,或实行政府补贴,通过业主招标、承包租赁等方式,吸引民间资本进入,还可以通过项目搭配捆绑、用地保障、信贷支持和政府采购等多种形式,增强民间资本进入的信心。

虽然对上半年经济增速放缓早有预期,但我市生产总值比三年前国际金融危机肆虐时还要低,并且明显不及全省和全国水平,却还是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从上半年进出口增长大致正常,但工业增长疲软,消费、投资增速低于全省水平,实际增幅均不及全国一半的情况综合分析,投资和消费内在动力不足才是江门经济增长下行的主要原因。

生产总值增速“破六”,既表明我市经济结构还不合理,也反映了近几年经济增长动力的转换困难重重,成效并不显著。这种局面也增加了我市稳增长主要措施的选择难度。一方面,在当前国际需求不振的情况下,主要依靠出口拉动的增长方式并不可靠;而且以低工资、低环保支撑的低价格出口,从长远来看也难以持续,总会走到尽头。另一方面,受保增长政策刺激透支、之前楼市高度繁荣对消费挤出效应显现,以及消费能力充分提高尚需时日等多种因素影响,短期内要改变低消费、高投资格局并不现实。而加大帮扶力度虽然可以减轻企业负担、暂时缓解困难,但在市场低迷的情况下,仍无法为企业创造新的需求。